瑢玙

重度主角控加上偏女主控,吃各种cp,不吃虐主角cp,拖延症晚期……

(陈叶)你从未知道的事情(点文)

一个ooc到极点的陈叶,be预警,我感觉在学校总是忍不住想写be。
少女心的矫情的叶骄阳,大概微陈all。
架空向,全员警官设定。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写出这么奇怪的东西。
学校没法写连载,而叶一叶一不小心拖的有点长,所以就先写了这篇


  我坐在阳台的圆桌旁,借着天上并不明朗的月光,看着整片城市的夜景。并不算好看的景色,我是看了许久,直到朝阳升起,我才发现,原来我就这样坐了一夜。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想要在高层的高层的露天阳台上看夜景,我想你是不记得了吧,毕竟装扮这阳台的缘由是你,但它仅有的两次使用经历,都是我创造的。你并未来过,就算我费尽心思让你留宿我家,也是一样。
  我并不像你,整天过得日夜不分,你就算不工作的时候,熬夜通宵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饭。我可以熬夜,但并不习惯,除了工作上的事,仅有两次熬夜通宵的经历,这一次是因为你,另一次还是因为你。
  阳光撒到我的身上,机械般的起身并回屋洗漱,穿上准备好的衣物,再去穿衣镜旁观察自己是否穿戴得体。若是平时,我断不会如此讲究,但今天不同,今天并不是个普通的日子,至少,对于我来说不是,我想让自己用最好的状态去面对。
  “铃——”电话声突然响起,我回身拿起电话接通,“喂,哪位?”
  “是我啦?队长。”一如既往地具有活力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那是我曾经的队员。
  “苏眉?怎么突然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呃……队长,你没事吧。”
  “什么没事?怎么突然这么问?”
  “……今天……是陈队的……”
  “呵……我能有什么事?今天是陈彬的婚礼,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
  “我还想早点去呢,毕竟这种事情也不常见,我还想去玩一玩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 迅速地结束和苏眉的电话,找借口先行挂断,我都有些佩服自己的控制力,在电话中竟能表现的如此冷静。
   为什么会喜欢上你?我也曾多次这样问过自己,却始终没有答案。
  陈彬啊陈彬,我该怎么说你好呢?感情的事,从来不是想隐瞒便能隐瞒地,纵我极力隐藏,秦千路也说我在不少地方露出了端倪。连我的队友都发现了,你却还是没有发现,是因为不在意吗?不过事到如今,幸好,你并没有发现。
  也曾有那么一瞬间羡慕蓝白,羡慕他与你的熟悉。其实,我们也曾有机会那般熟悉的,不过是一念之差,我们却晚相识了四年。虽然不曾后悔,但也是有些遗憾的。
  然而此时此刻 我着实庆幸我们并未那般熟悉的关系。这样,我便只需要在上午去酒店参与布置,而非像蓝白那样陪你去迎亲。
  回过神来,发现方才又陷入了自己的回忆,看了看表,时间已然不早,我起身出门,乘车去酒店。我会尽全力维持着我最好的仪态,去参与你人生中重要的一天。
  路上有点堵,不过还好,到达酒店时,并不算晚。看到已到达的人都在各自做事情,没有再去打招呼,便径直去找了秦千路,酒店这里的事情,陈彬交给了他来负责。
  秦千路没有为难我,反而分了一份比较轻松的事情,即使我们曾经并算不太友好。不过我想,他现在估计也没有心情干这些事,而应该会比较想一起坐一会儿。
  事情做完,我、秦千路还有方尘秋,我们三人在同一张桌子上,相对无言。我和方尘秋需要做的事情都不算多,秦千路自己更是没有给自己分配什么任务,而是在掌控全局。 应该是他故意的吧,所以当其他人还在帮忙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坐在了这里。
  我们私下也曾有过小聚,但那大多都是和陈彬一起的,只有我们三个的场面,还真是没有过。方尘秋不说,他一向沉默少言,秦千路性格温和,却并不是习惯主动活跃氛围的人,他更喜欢后发制人一些。我知道,我是个比较随行脱线的人,所以按理说,此时这种沉默应该由我来打破,但我实在没有这个心情。
  于是,直到陈彬等人的到来,我们这里尴尬的局面才被打破。但,我宁愿局面一直这样维持下去。
  陈彬今天一改往日随便的穿衣作风,穿了一身纯白的西装,款式简洁,却很好看。也是也是,今天可是他人生里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不穿的庄重一点呢?
  看着这样耀眼的他,不掩盖丝毫光芒的他,不禁想起,当年在领奖台上,他也是这样,让人移不开目光。当时虽然因为我的队伍没有获奖而有些气愤,却也是真正为他高兴的。
  声音传来,使我又一次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原来,婚礼已经开始了。
  司仪似乎是新娘的同事,一个看起来就很严谨的男人。
  看着新娘在她义兄的引领下,交付给新郎,看着陈彬那不同以往的笑容,心中有些隐痛。明明从未打算过告诉他自己的心思,明明已经决定了只做他的朋友就好,明明对这一天的到来早有心里准备,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为什么却还是这么痛?
  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想要掩盖心中的痛楚,看着周围同僚担忧的目光,我笑了笑,表示自己无事。
  其实,我酒量并不算差,每次被陈彬灌醉,只是因为陈彬使用各种方法避酒,而又各种给我劝酒,他的敬酒,我总是没办法不喝。
  陈彬,你知道吗?我曾经对队友说过要把红狼和雍麒麟灌醉带回队里,其实,我真正想要灌醉了带回家的人,不是其他人,而是你。不过从未成功就是了。
  记得有一次,记者问我理想中将来的生活, 我沉默了许久才回答。记得当时我说的是去路边摆摊写对联,让你来帮我磨墨?当时的记者都以为我在开玩笑,估计你也是一样吧。其实,如果真的你来帮我磨墨的话,去路边写对联我也是愿意的。 当时听到问题的第一反应,便是去做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和你在一起。
  但只可惜,我理想中的未来,你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你的未来,却不会有我太多的足迹。我们是朋友,却也只能是朋友。
  喧闹声传来,原来是新郎新娘开始敬酒了,我看着新娘那边的人一个劲的敬她,而陈彬笑着把所有的敬酒一一喝掉,连同新娘的份一起。我心中从未如此真切的意识到,从今以后,你的未来,会和那个女人绑在一起。
  我不想再看,起身,来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一洗脸,冷静自己的心情。
  “你爱着陈彬?” 有些迟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克制住自己的震惊,转身。是蓝白,他应该是跟着我过来的。
  许是看出了我的震惊,蓝白紧接着说:“你别担心,我也是刚刚看出来的,没告诉陈彬。”
  我松了一口气,虽然秦千路和我的一些队员都知道,但秦千路有帮我隐瞒着陈彬队里的人,尤其是避过蓝白,所以他们都不知道。看来,今天是我情绪有些失控,秦千路估计也是忘记这事了。
  我知道瞒不过他,索性也就承认了,“没错,我是喜欢他。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去打扰他,我还不至于那么没品。” 
  蓝白看起来有些惊讶,似乎还有些欲言又止。我不知道他是在惊讶些什么,往常我可能会好奇,然后想方设法的去打听,但今天,我没什么心情。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虽然不想回去,但这样呆在这里似乎更尴尬一些。
  “你知不知道陈彬他……”就在我将要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了蓝白迟疑的声音,可是当我回头看的时候,他却说“不,没什么。”他今天也有些失常,不过,我想,我能理解。
  回到大厅,陈彬刚好来到了我们那一桌,我赶紧回去,也端起酒杯,说:“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然后径直把酒喝掉。
  真的,陈彬,我祝你平安喜乐,一生无忧。
  
  

评论 ( 10 )
热度 ( 4 )

© 瑢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