瑢玙

主角控加上偏女主控,叶all,陈all,顾all,苏all,封all等主角all,不吃叶皓叶陶陈聂等三观不正的cp

(叶一叶)在那片不为人知的地方

不太多,其实,整片文里有不少隐藏设定来着,可以找找看。
不过我只能说我尽量写出来了,因为我真的不擅长埋伏笔。

一叶之秋荣耀大陆小日常

⒋友人爆料的痴汉一叶
   秋木苏:那家伙十分依恋他家主人,记得当时,他主人和我主人一起在网吧赚钱,他担心出事,就每天找个盗贼给他施隐身,在他主人不用电脑的时候在旁边看着。
  然后有一次,他主人钱包被偷了,他主人和我主人全部都难过了好几天。其实他当时都看到了,不过因为隐身不能被人触屏,所以没法说。之后他居然就找大漠那家伙施术了,而且是每天一次的那种。
  ……其实,他当时还有问我要不要一起,但我拒绝了。我当时怎么就没同意呢?如果有我跟着,主人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气冲云水:之秋?感觉他有时候就像个固执的孩子,最依赖的大概是叶神吧……
  他每天都跟着叶神一起训练,叶神要是赞扬谁几句,他私底下就一定要打到人家承认他最好才行。
  因为货币不好兑换,他还喜欢去荣耀里打材料卖钱买嘉世的叶神的应援物什么的。
  对了,每次叶神开小号他都仗着小号没有灵魂就进去和叶神一起,直到我主人退役好久才停。
  
  百花缭乱:一叶?说实话,我挺佩服他的,敢做我都不太敢的事情,如果不是有人阻拦,只怕他已经成功了。
  多亏了他这个号是那个叶秋练上来的,装备也多是亲自打的,不然,我还真怕他一个想不开就自毁装备和技能点,拼着自己实力大减甚至就此陨落也要和叶秋走。
  
  君莫笑:一叶?他是个比较温柔的人,虽然大概只对自己在意的人温柔。
  我在新区的那些时候,他有空就带人一起打材料贡献给兴欣,而且还经常和我过招,就怕我没配合好叶修。

应该算是一个脑洞?
想写但不太敢写……
两个想法,一个是杀人游戏,预计短篇,主陌影+陌刀,隐陌all;另一个是自创背景下的杀人游戏,预计中短篇,大概乱七八糟的背景故事会比较多,主陌影+陌刺,依然隐陌all。
大概会是be,只有陌少一人活着或者全灭?
还没想好写哪个,先记录一下吧。

好吧,看着会写的什么地方吧……

尴尬的放上来,依然有点丧心病狂,原著向加上了一部分玄幻的元素。
重度ooc,字非常非常差,但没空打字……
陌影

(陈叶)你从未知道的事情(点文)

一个ooc到极点的陈叶,be预警,我感觉在学校总是忍不住想写be。
少女心的矫情的叶骄阳,大概微陈all。
架空向,全员警官设定。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写出这么奇怪的东西。
学校没法写连载,而叶一叶一不小心拖的有点长,所以就先写了这篇


  我坐在阳台的圆桌旁,借着天上并不明朗的月光,看着整片城市的夜景。并不算好看的景色,我是看了许久,直到朝阳升起,我才发现,原来我就这样坐了一夜。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想要在高层的高层的露天阳台上看夜景,我想你是不记得了吧,毕竟装扮这阳台的缘由是你,但它仅有的两次使用经历,都是我创造的。你并未来过,就算我费尽心思让你留宿我家,也是一样。
  我并不像你,整天过得日夜不分,你就算不工作的时候,熬夜通宵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饭。我可以熬夜,但并不习惯,除了工作上的事,仅有两次熬夜通宵的经历,这一次是因为你,另一次还是因为你。
  阳光撒到我的身上,机械般的起身并回屋洗漱,穿上准备好的衣物,再去穿衣镜旁观察自己是否穿戴得体。若是平时,我断不会如此讲究,但今天不同,今天并不是个普通的日子,至少,对于我来说不是,我想让自己用最好的状态去面对。
  “铃——”电话声突然响起,我回身拿起电话接通,“喂,哪位?”
  “是我啦?队长。”一如既往地具有活力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那是我曾经的队员。
  “苏眉?怎么突然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呃……队长,你没事吧。”
  “什么没事?怎么突然这么问?”
  “……今天……是陈队的……”
  “呵……我能有什么事?今天是陈彬的婚礼,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
  “我还想早点去呢,毕竟这种事情也不常见,我还想去玩一玩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 迅速地结束和苏眉的电话,找借口先行挂断,我都有些佩服自己的控制力,在电话中竟能表现的如此冷静。
   为什么会喜欢上你?我也曾多次这样问过自己,却始终没有答案。
  陈彬啊陈彬,我该怎么说你好呢?感情的事,从来不是想隐瞒便能隐瞒地,纵我极力隐藏,秦千路也说我在不少地方露出了端倪。连我的队友都发现了,你却还是没有发现,是因为不在意吗?不过事到如今,幸好,你并没有发现。
  也曾有那么一瞬间羡慕蓝白,羡慕他与你的熟悉。其实,我们也曾有机会那般熟悉的,不过是一念之差,我们却晚相识了四年。虽然不曾后悔,但也是有些遗憾的。
  然而此时此刻 我着实庆幸我们并未那般熟悉的关系。这样,我便只需要在上午去酒店参与布置,而非像蓝白那样陪你去迎亲。
  回过神来,发现方才又陷入了自己的回忆,看了看表,时间已然不早,我起身出门,乘车去酒店。我会尽全力维持着我最好的仪态,去参与你人生中重要的一天。
  路上有点堵,不过还好,到达酒店时,并不算晚。看到已到达的人都在各自做事情,没有再去打招呼,便径直去找了秦千路,酒店这里的事情,陈彬交给了他来负责。
  秦千路没有为难我,反而分了一份比较轻松的事情,即使我们曾经并算不太友好。不过我想,他现在估计也没有心情干这些事,而应该会比较想一起坐一会儿。
  事情做完,我、秦千路还有方尘秋,我们三人在同一张桌子上,相对无言。我和方尘秋需要做的事情都不算多,秦千路自己更是没有给自己分配什么任务,而是在掌控全局。 应该是他故意的吧,所以当其他人还在帮忙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坐在了这里。
  我们私下也曾有过小聚,但那大多都是和陈彬一起的,只有我们三个的场面,还真是没有过。方尘秋不说,他一向沉默少言,秦千路性格温和,却并不是习惯主动活跃氛围的人,他更喜欢后发制人一些。我知道,我是个比较随行脱线的人,所以按理说,此时这种沉默应该由我来打破,但我实在没有这个心情。
  于是,直到陈彬等人的到来,我们这里尴尬的局面才被打破。但,我宁愿局面一直这样维持下去。
  陈彬今天一改往日随便的穿衣作风,穿了一身纯白的西装,款式简洁,却很好看。也是也是,今天可是他人生里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不穿的庄重一点呢?
  看着这样耀眼的他,不掩盖丝毫光芒的他,不禁想起,当年在领奖台上,他也是这样,让人移不开目光。当时虽然因为我的队伍没有获奖而有些气愤,却也是真正为他高兴的。
  声音传来,使我又一次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原来,婚礼已经开始了。
  司仪似乎是新娘的同事,一个看起来就很严谨的男人。
  看着新娘在她义兄的引领下,交付给新郎,看着陈彬那不同以往的笑容,心中有些隐痛。明明从未打算过告诉他自己的心思,明明已经决定了只做他的朋友就好,明明对这一天的到来早有心里准备,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为什么却还是这么痛?
  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想要掩盖心中的痛楚,看着周围同僚担忧的目光,我笑了笑,表示自己无事。
  其实,我酒量并不算差,每次被陈彬灌醉,只是因为陈彬使用各种方法避酒,而又各种给我劝酒,他的敬酒,我总是没办法不喝。
  陈彬,你知道吗?我曾经对队友说过要把红狼和雍麒麟灌醉带回队里,其实,我真正想要灌醉了带回家的人,不是其他人,而是你。不过从未成功就是了。
  记得有一次,记者问我理想中将来的生活, 我沉默了许久才回答。记得当时我说的是去路边摆摊写对联,让你来帮我磨墨?当时的记者都以为我在开玩笑,估计你也是一样吧。其实,如果真的你来帮我磨墨的话,去路边写对联我也是愿意的。 当时听到问题的第一反应,便是去做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和你在一起。
  但只可惜,我理想中的未来,你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你的未来,却不会有我太多的足迹。我们是朋友,却也只能是朋友。
  喧闹声传来,原来是新郎新娘开始敬酒了,我看着新娘那边的人一个劲的敬她,而陈彬笑着把所有的敬酒一一喝掉,连同新娘的份一起。我心中从未如此真切的意识到,从今以后,你的未来,会和那个女人绑在一起。
  我不想再看,起身,来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一洗脸,冷静自己的心情。
  “你爱着陈彬?” 有些迟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克制住自己的震惊,转身。是蓝白,他应该是跟着我过来的。
  许是看出了我的震惊,蓝白紧接着说:“你别担心,我也是刚刚看出来的,没告诉陈彬。”
  我松了一口气,虽然秦千路和我的一些队员都知道,但秦千路有帮我隐瞒着陈彬队里的人,尤其是避过蓝白,所以他们都不知道。看来,今天是我情绪有些失控,秦千路估计也是忘记这事了。
  我知道瞒不过他,索性也就承认了,“没错,我是喜欢他。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去打扰他,我还不至于那么没品。” 
  蓝白看起来有些惊讶,似乎还有些欲言又止。我不知道他是在惊讶些什么,往常我可能会好奇,然后想方设法的去打听,但今天,我没什么心情。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虽然不想回去,但这样呆在这里似乎更尴尬一些。
  “你知不知道陈彬他……”就在我将要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了蓝白迟疑的声音,可是当我回头看的时候,他却说“不,没什么。”他今天也有些失常,不过,我想,我能理解。
  回到大厅,陈彬刚好来到了我们那一桌,我赶紧回去,也端起酒杯,说:“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然后径直把酒喝掉。
  真的,陈彬,我祝你平安喜乐,一生无忧。
  
  

写了一个ooc到极点的少女心叶骄阳的架空陈叶,然而懒得打字……应该是点文的,看看明天会不会有心情打字。
开了一个脑洞,警匪设定,综合系,就着这个脑洞好想写点什么,可惜没什么时间。
果然,当忙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开一堆脑洞……

周末回家,看了看马龙特务班,本来看到有好多更新很开心,然而……为什么秦家宝死掉了呢?
虽然不是玄幻,但还是希望可以复活……
虽然我是主角控,但也偏爱这种沉默可靠型的人物啊……比如刺刀,死亡刀锋,刺天,天养生,方尘秋,张起灵什么的……
郁闷……

一个不知道什么鬼的填词……大概。
原曲《蓝精灵之歌》
  在那职业联盟嘉世战队有斗神是叶秋
  他的本名叫叶修
  他被驱逐退了役
  他重头再来从第十区发展角色君莫笑
  收揽人才组成战队名兴欣
  欧~可怕的君莫笑
  欧~荣耀的教课书
  兴欣历尽千辛万苦闯过了荣耀挑战赛
  最终赢得第十赛季的冠军

叶一叶 在那片不为人知的荣耀大陆上③

还是③,因为一叶之秋荣耀大陆小日常暂定为五个分段,分别是⒈一叶之秋不pk的理由,⒉一叶之秋的私人收藏,⒊一叶之秋的秘密日记,还有⒋和⒌没想好写什么……
⒉没写完,但⒊写完了,就先放吧,虽然私设一堆加重度ooc……

一叶之秋荣耀大陆小日常

⒊ 一叶之秋的秘密日记
   叶修不用手机是因为曾经的遗憾,其实他也认为没有手机很多事情都不方便,但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儿。 所以要和阿耀配合,一定要成功。
  叶修其实并没有喜欢吃方便面,他只是不会做别的又懒得去买外卖,而且时间紧的时候方便面比较方便。所以可以去学做饭,至少要会做简餐。
  叶修不喜欢穿正装因为他自认为自己穿正装的时候很奇怪,但实际上叶修穿正装的样子帅的人合不拢腿。这么帅的叶修,还是不给别人看了,除非他们用别的资源交换。
  叶修当初其实并没有特别热衷于抢boss,而是持无所谓的态度,毕竟这是公会的事,但他对熟悉的人没有架子,所以有被拜托,或者公会拖延时,就自己上了。
  叶修对待荣耀的态度十分认真,什么时候都有可能上荣耀,在早期甚至玩到睡着过,所以,一叶之秋手中握有叶修各式各样的照片,包括睡颜照。
  叶修并不是一个适合一见钟情的人,但他十分适合日久生情,一叶之秋喜欢上叶修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叶一叶 在那片不为人知的荣耀大陆上③

首先,十分遗憾的一件事,我们八月份要开学了……
所以大概其他两篇我估计产出时间要延后了。
预估失误,本来以为叶一叶应该可以很快就完结的,但是叶神视角有点卡……连载不卡,然而我的字我自己都认不出来我也是蛮佩服自己的。
上学之后大概同人只能周末写了……当然,平常有空也会写,但平常没办法查资料什么的,害怕记错时间和事件。
唔……大概会写的很慢很慢……毕竟高三。

一叶之秋荣耀大陆小日常
之  
⒈一叶之秋不参与pk的理由
  第二赛季
  扫地焚香:一叶,来pk啊!
  一叶之秋:不了,我还有跟主人一起打比赛。
  
  第五赛季
  夜雨声烦:一叶之秋,快来pkpkpk!
  一叶之秋:不了,没空。
  夜雨声烦:什么事情啊?找你几次了你都说没空,我事情也很多的,都能抽出来时间找你pk,大家都是一天到晚闲着,pk一下能怎么样啊,难道说你不敢?
  一叶之秋:真没空……叶秋好像在实验什么东西,我想跟去看看。
  
  第八赛季
  一枪穿云:pk?
  一叶之秋:我还有事,改天吧。话说你们怎么都找我pk啊?
  一枪穿云:索克说,磨合。什么事?
  一叶之秋:……原来是这样。不过磨合找我也没用啊,我不会再回去了。我想去打点材料,不管怎么样,总归是一份心意,一起吗?
  一枪穿云:好。
  
  第十赛季
  一叶之秋:怎么了啊?在这里呆着。
  王不留行:心情不太好。来打一场?
  一叶之秋:……怎么连你也这样了啊。我还想去看叶修的比赛呢。
  王不留行:叶修的比赛?我其实也挺感兴趣的,要一起吗?
  一叶之秋:如果你也站兴欣的话。
  王不留行:成交。
  

【脑洞】由姓名缩写所引发的(全职+绝顶)

  【求助】cp观不同怎样好好相处
  异时空游戏论坛»女性专区
  #1  灵枢
  大概如题,在论坛上交了一个网友,爱好什么的都很相合。聊天的时候我们各自都有站自己亲友的cp,这也没什么,但最近偶然得知我们是同一职业,然后我加了一点修饰打听了一下,发现,她可能是和我们是一个圈子的。然后就有点尴尬了……因为我们站的cp是逆cp,而且cp观还不太相同,现在是冬休还好说,等假修完了,总感觉再见面会很尴尬。
  所以求助啊!

大概就是全职和绝顶的两位女选手由于姓名和账号卡缩写的问题所引发的误会。